李文斌(中)生前與家人溫馨的合影 (本圖由李文斌家屬提供)
  昨日上午9時,捨身救人的李文斌悼念儀式在滎陽市殯儀館舉行。館外陰雨連綿,如同在表達對李文斌無盡的哀思;哀樂聲聲中,200多位鄉鄰、朋友自發來到這裡,為年僅41歲的李文斌送行。
  為救落水少年,滎陽市正值壯年的李文斌沒顧上給正上高三的女兒留下一句叮囑,沒來得及給體弱多病的妻子留下一個笑容,就這樣走了。在悼念儀式上,獲救少年的父親程鬆濤滿臉淚水地說:“你奮不顧身跳下水救我兒子,我的兒子得救了,你正讀高三的女兒和身患疾病的妻子卻失去了你。兄弟,一路走好,我一定盡全力照顧你的家。”李文斌的女兒痛哭著說:“我會好好讀書,將來做一個像爸爸您一樣的好人。”而李文斌的妻子則早已哭昏過去。 鄭州晚報記者 鄧紅超 姚輝常 文/圖
  捨生忘死率先下水救人
  10月18日是星期六,小學五年級的程程和父親在滎陽市老城北街索河邊玩耍。索河斜坡比較陡,且用石頭砌成。11時10分左右,程程不慎,身體一歪,摔倒後滑進了索河水裡。河水有兩米多深,很快就將程程吞沒。
  正在附近釣魚的李文斌見情況緊急,連衣服也沒有脫,就縱身跳進去了。他游到程程身邊,站在河坡上,抓住程程的胳膊,準備拉程程上岸。但因河坡長滿了苔蘚,比較滑,李文斌反而被拖往水裡。
  程鬆濤見狀不妙,下水準備把李文斌和程程拉上來。可他不會游泳,下去就被嗆了幾口水,在水裡亂撲騰。
  祁長斌此時與他們相距約20米,拿著6米多長的釣魚竿跑過去,把釣魚竿先後伸給程程和程鬆濤,讓他們緊緊抓住,把他們拉回岸邊,程氏父子二人得救了。待祁長斌準備再伸出釣魚竿時,李文斌已經沒了蹤影,祁長斌急忙撥打110。
  近兩個小時後,李文斌被打撈上來,程鬆濤急忙給他做了幾十下人工呼吸,但李文斌已無生命體徵。
  瞬間義舉源自內心品質
  一個人能將個人安危置之度外,奮不顧身救人於危難之中,這種精神、這種品格絕不是一朝一夕能形成的。
  19日,記者來到滎陽萬通路龍湖小區李文斌家,房間瀰漫著悲傷的氣息,茶几上放著李文斌的遺像。
  據李文斌的大哥李建超介紹,李文斌的妻子因患病,長期沒有工作。李文斌今年41歲,正是年富力強之時,3年前從龍祥鋁業公司下崗,平常靠打零工來維持全家的生計。事發當天下午,他準備與原同事張宏斌一起去一家企業應聘。
  張宏斌說,李文斌工作上也認認真真,獲得了工友們和領導的認可。企業實行按天計工資制,而不是計件工資,李文斌從來認認真真,能多乾點就多乾點。有人勸李文斌多休息,李文斌說:“多乾點會死?” 話糙理不糙,從中折射出李文斌敬業的精神。領導看在眼裡,有時給李文斌開的工資會比別人高。
  “我應聘都成功了,如果不是發生不幸,李文斌應聘成功問題不大。”張宏斌如是說。
  “文斌心地善良,熱心腸。”李文斌60多歲的本家嫂子說,他非常孝順,待自己80歲癱瘓的老父親細緻入微。他經常從滎陽城區返回老家崔廟鎮白趙村孟峪組探望三叔,幫助幹些農活,特別是夏收、秋種季節。他見到鄰居也非常親切。
  李文斌的朋友張宏斌說,一天,李文斌騎電動車被一輛麵包車撞著了,從車把上“飛”了出去,重重地摔在馬路上。當時,張宏斌想:“現在社會上碰瓷訛人錢財的不少,李文斌不訛人錢財,到醫院檢查檢查總應該吧。”然而,李文斌站了起來,試著動了動胳膊、腿,對麵包車司機說:“沒事,你們走吧。”麵包車司機塞給他幾百元錢,李文斌又給扔進麵包車裡。
  “我要做像爸爸一樣的好人”
  聽到李文斌救人遇難的消息,李文斌的妻子哭得昏過去多次。據瞭解,她在生孩子時,落下“月子病”,經常頭暈,這次打擊令她身體更加虛弱。
  李文斌的女兒正讀高三,聽到噩耗,獨自在房間里哭泣。不過,她告訴記者:“我要做像爸爸一樣的好人。”
  不斷有鄰居、朋友來寬慰李文斌的妻子和女兒,獲救少年的父親程鬆濤也來了。
  程鬆濤多次詢問能幫點什麼,李文斌的大哥李建超一再搖手說:“我弟弟去救你兒子,不會圖你們什麼的。現在他雖然去了,我們也不能圖你們什麼。”
  為了寬慰程鬆濤,李建超還說弟弟遇難還因為他不懂救人的策略。李建超說,18日,他給李文斌換衣服,衣服里還有手機、鑰匙、錢包等,再加上衣服喝飽了水,足有幾十斤重。“一個人多了幾十斤,游泳再好也會有困難。”
  雖然李家無所求,程鬆濤還是想拿出家裡的一些積蓄,表達一下敬意。李建超拒絕說:“你和我弟弟一樣,都是下崗工人,還需要養家糊口。”
  昨日9時,李文斌的悼念儀式在滎陽殯儀館舉行,程鬆濤來了,親朋好友來了,鄉鄰也來了。大家只有一個心愿,再看英雄一眼,再送英雄一程。
(編輯:SN123)
創作者介紹

stephy

xr86xrhd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